经典案例    隐名股东研究

隐名股东研究
在社会多元化的今天,随着公司投资方式的日趋增多,一些自然人或企业出于特定目的或考虑,借他人名义而不是自己之名义进行公司登记,从而造成公司章程、工商登记簿、其他文件上记载的姓名与出资人的姓名“名不符实”。
这种登记方式中的出资人被称为“实际投资人”或“隐名股东”,此投资方式被称为“隐名投资”,对应的,不实际出资却被登记在册上的是“显名股东”。
隐名投资的现象在我国经济生活之中长期大量存在着,该现象引发的纠纷和问题也成为当前司法实务亟待解决的难题之一。
一、隐名股东存在原因
1、规避优惠政策的限制。
如为了能够享受国家关于下岗职工再就业、大中专毕业生创业减免税收等优惠政策。不少投资者纷纷与下岗职工、大中专毕业生签订协议,以下岗职工、大中专毕业生的名义设立公司,从而获取政策优惠。
2、规避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设立主体的限制性规定。根据法律规定,一个自然人只能投资设立一个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实践中,一些投资者为规避上述规定,以他人名义设立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己退居幕后,成为隐名股东。
3、规避法律对投资主体的禁止性规定。法律明确禁止公务员、法官、检察官等特殊主体进行投资经营,为规避上述规定,这些特殊主体便以以隐名方式进行投资。
4、规避法律关于股权转让的限制性规定。根据法律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
部分股东为规避以上法律限制,便采用不在股东名册及工商登记上进行变更登记的方法,使受让股东成为隐名股东。
5、为避免公开自身经济状况,部分投资者便以他人名义出资并进行登记;或由于不符合合作对方对合作伙伴的要求,因此只能依附于符合条件的显名股东之后,作为隐名投资人进行投资。
6、受托人的过错导致隐名股东的产生,设立公司时,出于对投资伙伴的信任或他人的信任而委托其办理公司登记注册,股东之间仅签订出资合同并实际出资,但在公司股东登记时,由于受托人违反诚信原则或由于其他原因不能而将股东登记为受托人,而委托人仍以公司股东的身份行使股东权利,从而产生事实上的隐名股东。
二、隐名股东的确认
隐名股东是否会被确认为实际出资人,主要取决于以下方面:
(一)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间的协议。
虽然这个协议对于公司不具有约束力,但是在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依然有效。它不仅是隐名股东用来约束显名股东的依据,也是证明隐名股东对于公司实际出资的有力证据。根据上海市高院的规定,如果双方在协议中未约定隐名股东为股东或者承担投资风险,并且隐名股东也没有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管理或者未实际享受股东权利的,双方之间隐名投资关系将不会被认定,而是按债权债务关系处理。
(二)隐名股东是否实际参加公司经营。
在实践中,有的隐名股东不参与公司经营,完全由显名股东行负责,有的则以自己名义行使股东权利。
由于公司的社团性,公司的其他股东有权知道公司的投资人是谁。
隐名股东以自己名义参与公司经营,行使股东权利,是公司以及其他股东知道并且认可隐名投资行为存在的证据。因此,许多地方的法院均把隐名股东是否实际参加公司经营作为确认隐名投资关系的重要条件。
(三)隐名股东不得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有关股东身份的禁止或限制性规定。
中国法律、法规对于某些行业、企业的股东身份进行了限制。
比如,中国自然人不得成为中外合资企业的股东,在实践中某些人就采取隐名投资的方式参股合资企业。
在这种情况下,隐名股东如果向法院提起确认之诉,将不会受到法院的认可,对于隐名股东以及显名股东双方而言,都将承担较大的风险。
三、隐名股东的特征
隐名股东的基本特征:
1、隐名股东依合法行为而产生。
隐名股东的产生是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在遵守现行法律的前提下依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产生,不包含为规避法律而借用他人名义出资的情形。如隐名股东并不包含利用国家对下岗职工投资经营的优惠政策,约定用下岗职工的名义对公司出资的人。
2、隐名股东依隐名出资人与显名人之间的合同关系而产生。
这包括两层含义,一是隐名股东问题所涉及的实质是一种合同,二是隐名股东涉及的直接当事人为显名股东和隐名股东。
(1)显名股东,是指在公司隐名投资过程中,约定将隐名股东的出资以自己名义经营事业的一方当事人。
对于显名股东的资格要求,要符合中国相关法律关于公司投资主体的规定。
如对于国家工作人员、港澳台同胞作为投资主体的限制性规定。
从现有的审判案例来看,显名股东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为公司;可以为单独的自然人,也可以为多个独立的自然人。
(2)隐名股东是在隐名股东合同中,与显名股东相对应的实际出资方。从对现有案例的统计可见隐名股东资格不受过多限制,隐名股东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公司,可以是商人,也可以是非商人。
隐名股东合同只能由隐名出资人与显名人两方组成。但一个隐名股东投资合同中,当事人一方或双方可以是数人。
如数个隐名人作为一方共同地与一个显名营业人订立一个隐名股东投资合同;或数个显名营业人作为一方共同地与一个隐名投资人订立一个隐名股东合同。
3、隐名股东合同为双务合同、有偿合同。
隐名股东负出资义务,显名股东负营业及分派利益的义务,双方互负有义务,且互为对价,任何一方都不能无偿从他方取得利益,故隐名股东合同为双务合同、有偿合同。
4、隐名股东合同为诺成合同及不要式合同。
隐名股东合同因当事人双方的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并不以隐名股东的实际出资为成立要件,隐名股东的实际出资则为合同的实际履行,故为诺成合同。
对隐名股东合同,现行法律并没有明确以某种特定形式成立,故为不要式合同。
5、隐名股东出资的标的主要为货币、不以登记为产权转移形式要件的实物、权利、技术等。
中国现行公司法规定的出资标的囊括了货币、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土地使用权。
同时又规定以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或者土地使用权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
而隐名股东隐名出资的目的在于不暴露真实身份的前提下进行资本的营利活动。
若隐名股东以土地使用权或者不动产出资,依现行公司法,实际出资以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为要件,这无疑会暴露隐名投资者的身份。
或者隐名投资人与显名人先签订不动产转让合同,或者技术转让合同,再进行出资,这种情形引起了产权的转移,导致实际出资人与产权人一致,必然会在以后的经营中引发更复杂的纠纷。
四、隐名股东的责任
(一)在公司合法有效成立的情况下
1.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其他股东及公司之间
当事人对股东资格有明确的协议约定,公司内部股东知道或应当知道这一事实,隐名股东在事实上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和资产收益,已实际以股东身份行使权利,应确认其股东资格,保护其应有的股东权益,对内承担法定股东责任。
若双方未约定实际出资人为股东或者承担投资风险,且实际出资人也未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管理或者未实际享受股东权利的,显名股东实际行使和操纵因隐名股东出资带来的股东受益,公司其他股东对隐名股东的股东受益存在事实不知情。
这时,双方之间关系名为隐名股东实为投资借款,不应认定为隐名投资关系,可按债权债务关系处理。
2.隐名股东与第三人之间
隐名股东作为公司实际股东,应在显名股东认缴的出资额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即与显名股东一起对公司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
(二)在公司未依法成立的情况下 因未达到法定最低注册资本金等情形致使公司未依法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实际出资人更谈不上股东资格认定,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及其他股东的关系,则如同合伙关系,企业开办者(包括实际出资人和挂名出资人)应对“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挂名股东(显名股东)若承担了连带责任,有权向实际出资人(隐名股东)追偿。
五、隐名股东的两种观点
关于是否在法律中确立隐名股东制度,随着相关案件数量的不断增长,逐渐引起法学界人士的关注。
一种观点主张在立法中规定隐名股东的内容,但不用隐名股东这一名称,从上文介绍的关于隐名股东的概念可见一斑。
理由是隐名股东事实上不是股东,只是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的关系。
本文认为,倘若不用一个名称来特指隐名股东这类在公司出资方面的特殊形态,会在立法技术方面增加很多困难。
给予其隐名股东的称谓,既给实际操作带来了便利又避免了另寻他名的烦恼,还能避免与其他制度中隐名出资情形的混淆,如隐名合伙(尽管中国同样没设立隐名合伙制度)。
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正处于新旧体制的转轨时期,法制不健全,难于对隐名股东这种经营方式实行有效的监督和管理。
而且,有可能导致某些单位和个人(国家公务员)采取隐名股东的方式暗中投资并操纵经营,以权谋私,捞取权力和资金的双重报酬,从而助长腐败现象和不正之风。
首先,确立的隐名股东制度正是因时代的需要而产生的,现实经济生活中频繁的出现此种情形,若再不对其加以专门的法律规制,一味借助相类似的规定,势必造成借此规避法律的情形泛滥,歪曲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
其次,所确立的隐名股东制度本身为合法的行为,规避公司法律的隐名投资为非法行为,并非隐名股东制度的内涵,同时也为民事法律、行政法等相关法律所排斥。
六、国外关于隐名股东问题的研究
1、德国关于隐名股东问题的立法现状及评析作为大陆法系代表的德国规定:“在与公司的关系中,公司法上的股东仅指在股票登记簿上登记的人”,这是在德国《股份公司法》第 67 条第 2 款的规定。
与德国相同,《公司法》第 33 条第 3 款规定对股东应进行登记,“未登记或变更登记的,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彰显了《商法》的“外观主义”原则,指为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事实上不应被认为存在的法律状态却视为存在,但第三人知悉该法律状态存在的除外。
“外观主义”原则是商事活动的产物,如《德国商法典》第十五条第l款的规定:“在应登记在商业登记簿上的事实未登记、公告的期间,在次事实上本应进行商业登记的人,不能以其他事实对抗善意第三人,此种事实必须是第三人事前不知的,若为第三人所则不适用‘外观主义’原则。
”基于信赖保护,若发生此类交易,应该确认为有效。
2、美国关于隐名股东问题的立法现状及评析美国《示范商法公司法》第 140 条第 22 项认为股东是记载在公司登记簿上的股份持有人,不仅包括记名股东和还包括收益股东。
记名股东是指登记于公司登记簿上的股票持有人;收益股东是股票受益的所有人,股票由股票信托或指定代表受益股东的人持有,“其权利以公司备案的指定代表受益人证书授予的权利为限”。
简言之,在美国《公司法》承认一般意义上的股东和名义股东。
就公司而言,公司可以只承认股东名册上记载的人为股东,而不问其他人(隐名投资人)对是否享有股权利益。
至于说到的信托人与受益人的关系,应适用《信托法》。
由此可见,平衡法系的国家立法不仅为隐名投资设置了制度渠道,而且也为实践中如何确认股东提供了思路和依据,可以募集更多的资本。
七、本文对隐名投资制度的规制提供以下具体条文,以供参考:
(一)隐名股东、名义股东资格
不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与他人达成合意由投资人实际向公司出资,他人名称、姓名为名义代为管理股东事宜,不被他人知晓的投资人称为隐名股东,与之签订隐名投资合同的相对人是名义股东。
(二)人民法院确权程序
隐名股东向人民法院请求确认股东资格的,应以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为被告,对股权存在争议的利害关系的人以必要共同诉讼的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
人民法院确认隐名股东事实上具备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判决的形式作出,在上诉期满后,该判决生效,在判决生效期满 30 日内有关机关应为隐名股东办理股东名册变更等手续。
(三)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人以记载在公司股东名册上的股东未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出资为由,向人民法院对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债务在股东未出资或抽逃出资的本息范围内承担补充责任的诉讼请求时,股东不得以名义股东为借口提出抗辩。
公司的债权人有证据证明隐名股东是该公司股东,隐名股东不能以自己名称、姓名不被记载在公司股东名册中故不是公司的股东为由提出抗辩。
名义股东依照第一款规定向公司的债权人承担补偿责任后,向隐名股东提出追偿的,受人民法院的保护。

联系方式

刑事辩护

梁立营 律师
山东杰盟律师事务所 主任

办公电话:13969370299

执业证号:13703200510785133
地址:张店区华光路风景华庭商务楼13层

 

 

友情链接

大连律师网 | 离婚法律咨询 | 石家庄律师 | 淄博法律顾问网 | 济南律师 | 上海离婚律师 | 广州律师事务所 | 劳动法律师 | 上海房产律师 | 郑州交通事故律师 | 济南律师服务 | 昆山交通事故律师 | 淮南律师 | 北京死刑复核律师 | 唐山律师 | 常州交通事故律师